【暗殺教室】算計 2續 峯秀,業秀

「細胞生成的步驟大致如此,有什麼問題嗎?」
授課結束後,學秀在筆記上寫下學峯的授課內容,快速地閱覽,沒發覺任何盲點後搖頭。
「看起來不像喔,淺野同學。」
毒蜈靜悄悄地從學峯身後爬出,平時會馬上察覺的學秀因某些原因而未能發現。
「既然理事長有懷疑,為什麼不嘗試求我說出?」
知道自己不在狀態的學秀從課業中抬頭,勉強擺出從父親處學來的笑容。
「淺野同學,你該不會天真到認為一個會受beta小鬼訊息素影響的alpha小鬼值得我花這點心思吧?」
痛處被毫不留情揭穿,學秀逼不得已釋出訊息素對抗,此時,被氣味刺激到的毒蜈迅速前進,從腿部開始往上纏繞,這才發現牠的學秀馬上再次釋出氣味,但只更加刺激到對方。從小累積到現在的經驗...

【暗殺教室】算計 2 峯秀 殺業 烏伊

太久沒用,終於發現如何發文了…

「你監視我?」
淺野父子離開後,業擺出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走近草叢,草叢中傳出咿咿噫噫的怪異聲。
「嘻嘻,業同學的觀察力還真不錯,嗚嗚嗚,為師的薪水又要被扣減了!」
對章魚狀生物誇張的噴淚拭淚行徑已見慣不怪的業冷眼旁觀,待了會發現對方沒進一步行動,業不高興地出言打斷,
「你都準備好了嗎?」
「那是當然的,隨時都可進行。」
被稱為殺老師的黃色生物馬上轉悲為喜,還符合形象地豎起一根小觸手。
「只是,業同學剛剛午睡時無意識發出了訊息素,這可不利於注射喔。」
剛才學秀所察覺到的是業因午睡而不自主發出的訊息素。和alpha主支配及omega司誘惑的訊息素不同,beta發出的訊息素就三方而...

腦洞小劇場一驅魔人與使魔(峯秀,殺業,秀業?)

我肚子餓,想吃父(和諧)子文。

重要:此只是作者餓暈了的幻覺,沒之後了(除非作者還是沒東西吃。)


粗糙非常的背景介紹:

驅魔師會擁有自己使魔的世界。(什麼和什麼?)


1. 專屬使魔

驅魔使的職責是去除在人間作亂的妖魔,部分驅魔使甚至會飼養牠們來進行降服。

在一廢棄古堡內,激烈的打鬥聲伴隨塵土飛揚騷動著。淡橘髮色的男人悠然地在魔法陣內觀賞自己使魔的戰鬥。以一隻年幼惡魔來說,在同時面對三隻成年獸人的狀況下,學秀的表現已屬上等。將最後一隻獸人踢暈後,學秀借優秀的跳力跳離漫天飛沙的戰場,沐浴在從窗戶透進室內的月華中,把自己的血液舔去。此時,男人解除為他擋去髒污的魔陣,...

【暗殺教室】差異 [峯秀,殺業]

此篇為146的怨念,可當是獨立篇,要當是父子系列(父親、兒子)的其中一章也可以。

內裡含有大量薔薇對角色的偏愛。(不想渚因主角光環取勝,但在jump上連載的似乎逃不開這命運……說真的,少有喜歡女角的薔薇比起男生的渚,還是比較喜歡彌子……久沒看魔人,也說不上為什麼)

前設:渚贏了。

椚丘中學的學生會長在一室暖橘裡動著筆想要早一步完成學校的事務。這個時間會闖進學生會室的人不多,所以門聲響起時,他頭都沒抬就說出請進,然後皺眉。
「你來幹嘛?」
「來享受我身為椚丘學生的權利呀!」
說後,一頭紅髮的同級就大剌剌地拉張椅子坐下。金屬和地面磨擦的嘰嘰聲使淺野學秀的眉頭又皺了幾分。
「我們可以傾聽煩惱再為你找最好的解決方法...

【暗殺教室】育貓日記3 殺業 峯秀

完全亮透的湛藍天色精神飽滿地向大家道安,慵懶的雲朵像是一個又一個在通勤路上打盹兒的歐巴桑般無力地飄浮。透明潔淨的玻璃如實記錄下眼前的情景,一雙黃銅色瞳孔在其身後以看不出感情的樣子安靜地觀察著一切。拜擬人技術所賜,本是雙手能抱住的阿比西利亞貓現擁有了一具十五歲少年的身體。一歲又兩星期的業身型高瘦,一頭紅髮上有雙同色貓耳,細長的尾巴不時擺動。他只顧看著窗外,對室友們的興趣不大。突然,赤紅色的貓耳左右顫動,然後次品區的大門被打開。
「早上好呀!各位!」
學藝未精的喵喵聲和熟練程度不一的「殺老師」聲此起彼落。黑髮男人擺出一臉傻樣地逐一撫摸大家。
「渚同學,不要這麼見外嘛!」
驚慌的貓聲響起,本來道安後就繼續在...

【暗殺教室】父子—兒子 峯秀

這是腦洞小串連
可當是父親的續文。

以下正文。

父親在改變。

淺野學秀很清楚這並不是自己的錯覺。

「回來了?」
因為父親通常是在他要休息時才到家,所以實際沒聽過幾回。

「今天過得還好嗎?」
飯桌上的交流,但理由同上,沒聽過幾回。

「晚安,淺野同學。」
「晚安,學秀。」
兩句的過渡期間,學秀多次因脊背發冷和心裡疙瘩而失控地朝父親吼叫,後者似乎發現這是戲弄他的新玩法而樂在其中。儘管生氣,他仍會盡最大努力撐到晚歸的父親進房給他道晚安,然後鬼哭神號地試著把覺得好玩的父親吼出去。

「早安,學秀。」
基於禮數,父親一直會回應他的早晨道安,但直呼其名則是最近的事。
「今天我有事要先到學校。」
「嗯。」
那惡魔臉又出現,該死。
「怎麼了?難道...

【暗殺教室】育貓日記2 殺業 峯秀

這是峯秀的篇章,沒殺業(不要打我

椚丘企業理事長淺野學峯坐在自己豪華的辦公室內批改文件,最近寵物用品部的業績下降了,科技部的股票節節上升,食品部……夕陽西下,一道身影推開了橡木門,溜進了辦公室。
「今天的訓練完成了嗎?」
沒從文件中抬頭,淺野學峯徑自打開研究部傳來的資料。
「看來你吃飽了。」
他對躺在門旁的獰貓說。

椚丘企業以寵物繁殖起家。隨著行業發展,競爭愈發激烈,身為理事長的淺野學峯早已洞悉此狀況,在對手們尚是摸索階段,他已準備好染指寵物業的各分枝,因此不同於其他老牌廠商的利潤下滑,椚丘的業績一直穩健成長。但如果因此停下腳步,那淺野學峯就不是淺野學峯了。

其中一步是擬人技術的研究,而另一步就是眼前的獰貓...

【暗殺教室】育貓日記 殺業 峯秀

腦洞,這篇主殺業(好吧!全殺業。)
殺老師以死神時的人類姿活躍。

淺野學峯,椚丘企業的理事長培育了一隻橘紅色的紫睛獰貓。

殺老師,椚丘企業寵物活體貓咪次品部主管及唯一員工養了一隻赤紅毛色的黃瞳阿比西利亞貓。

椚丘企業是國際大企業,各項領域都能找到他們滲入的身影,其中近年最令人觸目的就是寵物擬人科技。顧名思義是把寵物的肉體改造成人類的技術,但礙於各種(淺野學峯稱作無聊的)道德問題,耳朵和尾巴都會被保留,而擬人—模擬人類亦代表被擬化者仍保有自身的習性,但一些悟性較高的個體可透過學習,而進一步掌握新身體的使用方法,如說話和雙腳行走之類。

以下是擬人技術出現前的故事……

殺老師接手前的貓咪次品部只有基本的生活設施...

【暗殺教室同人】父子—父親 [峯秀]

在車上言語暴力了幾個回合,被二人初次交流而嚇得膽顫心驚的司機就在瀕臨超速的邊緣把淺野父子送回大宅。和單純地享受與父親「打趣」的學秀不同,椚丘中學的理事長可是有認真思考往後的路,邊想著因和自己交流而表情放鬆的兒子仍太嫩,邊回憶著自己小時候父親的作法。

「回來了?」
淺野學峯記得自己總是會回父親「嗯,我回來了。」,然後就死巴著他說那天發生過的趣事。與自己相似又相異,他的父親嚴厲又和藹,該稱讚時稱讚;該責罰時責罰,他曾思考過,如果父親從沒對自己慈愛過,自己仍會因池田同學的離世而悲傷嗎?

久久沒得到回應,掛好西裝外套的學峯回頭查看,卻意外看到自家兒子罕有地坐在玄關脫鞋子,要知道平時都是甩掉後再彎腰擺好的。學...

© 寐之薔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