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赤綠】原點。終結

可單獨食用,可當自然的幸福的一章。




黑色鳥影掠過白銀山山頭,天籟般的鳴叫被狂風吞沒,如同身影消失在山頭間。
「辛苦了。」
綠感激地搔抓比雕的臉頰,從小就跟著他的飛鳥型神奇寶貝愉悅地鳴叫,高速飛行後的體溫化成一陣陣白煙混入風雪。收回比雕,綠轉身看向山頭另一端,剛才在雲端上瞄到的對戰仍未結束,手⋯⋯不自覺握成拳。
「咪?」
未被寒冷困擾的伊貝擔心地抬頭,綠努力朝牠扯起笑容。遠方一陣黃光閃起,皮卡丘的招牌招式。懷念感使綠濕了眼眶。

闊別多久了?四年?五年?偶爾有一兩通電話,但都是無關緊要的,而且是奈奈美前來道館探訪時擅自撥號的。唯一一通沒外人干涉的那通是赤作主動,告知綠自己輸了。
「笨蛋⋯⋯」
山壁後又是一次炸裂,探頭看去,赤贏了,無懸念地。久別電氣鼠好友的伊貝高興地在綠腳邊轉來轉去,想要催促飼主起行。
「咦?」
戰敗的訓練家收回倒在地上的重泥輓馬,然後再次伸手到後腰間。而赤正毫無防備地背著他走向遠方。

注意到身後傳來奔跑聲,赤因回頭所見的景象而訝異。
「猛撞!」
「什哇!」
風速狗警戒地注視被撞飛的訓練家,緊跟在綠身旁的伊貝亦蓄勢待發,準備好隨時迎戰。身為聯盟一員的綠暫時放下個人情感,走近倒在地上,穿著黑色外套的挑戰者,黑色腕帶上清楚印著骷髏標誌。
「你們還找到這呀⋯⋯」
檢查過對方所持的口袋寶貝後,綠重新站起。大概是被撞暈,倒地男子沒任何反應。
「帶他到警局,之後回道館休息吧!」
卸下對方所有的精靈球放進平時因研究已隨身攜帶的布袋,放出比雕吩咐。
「藤鞭。」
冷淡沉穩的男音在身後響起,綠的動作頓了頓,低著的頭看到男子被綠色藤蔓綑起。
「以防萬一。」
這次,嗓音在身旁響起。
「嗶?」
為飼養者的沈默感到奇怪,比雕側頭關心。
「快去吧。」
自知說話沒了氣勢,幸而牠們都是貼心小傢伙,並沒再多作關心令他尷尬。
「好久不見。」
赤抬頭目送比雕,綠迎上腳旁伊貝的目光。然後,皮卡丘慢慢爬進他的視線,用和伊貝相似的動作仰望。
「嗯。」
「去我家?這裡冷。」
「嗯。」

山洞內燃著柴火,綠沒收回風速狗,靜靜靠坐在牠身上。數天前,藍和姐姐先後撥了他的號,不約而同地查問他有關聯盟最近的郵件。

阿羅拉戰鬥樹系統。

專屬完成諸島巡禮的訓練家的盛會,強者雲集的舞台。
「所以你會去嗎?」
奈奈美語氣中透露出對紀念品的期待,藍則是想知道旅伴有誰的好奇。
「赤會去嗎?」「你有辦法聯絡赤嗎?聯盟和阿羅拉雙方都很希望他出席呢!」
二人的最終目的。
「我怎麼知道⋯⋯」
早知道二人會提起自己迴避多年的問題⋯⋯這份別扭總算逃避到了盡頭,迎來了終結。

「薑紅茶。」
「謝謝。」
綠接過赤遞來的白色瓷杯,二人沈默對坐。明明清楚此行目的,明明預想了很多可能,但當選擇會成為真實的結果,恐懼再次成為障礙,想把人迫回安全區。
「對了,你有收到聯盟的郵件嗎?」
鼓起勇氣打開話匣,綠知道自己因舌頭打結而問得滑稽。
「有。」
「那為什麼都不回訊呀⋯⋯」
兒時相識總有種魔力,只要話題展開,一切都會行如流水。
「綠會去嗎?」
「你去嗎?」
沒聽到回答而看去,真誠的臉龐正對自己,綠感到心臟一剎收緊。
「我⋯⋯」
儘管這些年來都有參與戰鬥,但道館之戰本是為了訓練訓練家,掣肘、規範都多,能隨心所欲地盡情作戰的戰鬥樹自然要吸引許多。
「我不知道。」
「因為我嗎?」
「怎麼可能!」
反射性不屑,但答案呼之欲出。
「吶。」
綠知道此行的目的並不是傳訊,不是詢問。
「嗯?」
「和我戰一場。」
不是邀請,不是命令,只和「去吃飯吧!」般自然的陳述。這次到來是為了終結自己的懦弱。
「嗯。」
寵溺的笑容,綠的臉紅了。


一戰定輸贏。
伊貝和皮卡丘各自站在訓練家前擺出迎戰姿勢。兩隻都因久違的對戰感到興奮,伊貝的左右擺尾,皮卡丘雙頰不時冒出的電流都證實著這一點。
「「皮卡丘/伊貝,電光一閃!」」
紛紛落空,兩隻小傢伙落地後身體壓得更低,氣勢更盛。
「伊貝,撞擊!」
「咪!」
「皮卡丘,打雷!」
「皮卡皮卡!」
伊貝敏捷地躲開不時落下的黃色閃光,迅速朝皮卡丘的方向逼近。
「皮卡皮!」
在伊貝要撞到自己時,皮卡丘按小智的指示放出電擊,但沒料到伊貝在沒指示下往牠的雷型尾巴狠狠咬下。
「伊貝,撞擊!」
「皮卡!」
被撞落不遠處的皮卡丘迅速跑回戰場,臉上盡是興奮。
「伊貝,高速星星!」
「電光一閃!」
這次命中的是皮卡丘。伊貝抖抖身上沾到的雪後再次䇄立。
「皮卡丘,回來。」
「咦?」「皮卡皮?」「咪?」
「要刮風了。」
赤按著鴨舌帽,臉容嚴肅得綠不敢再多問。

如赤所言,二人回到山洞後不久,可怕的風聲響徹山頭。
「真虧你能在這住這麼久⋯⋯」
儘管已封住洞口及多加柴枝,但外面的冷冽依然令人發抖。赤再次為綠遞上一杯薑茶。
「和我戰鬥還可以分神留意環境,真是敗給你。」
「住久了。」
這種地方究竟是要怎樣久住⋯⋯綠壓下吐糟,呷飲紅茶,溫熱的異國飲料很快使人淋浴於溫暖中。
「下次天氣好時再戰一場吧!」
久違的等級戰鬥激起綠的戰意,輸贏早已不是重點。
「嗯。」
赤伸手摸摸趴在柴火前的皮卡丘,後者舒適地翻過身,露出圓滾滾的肚皮。長毛的伊貝則趴在牆邊的風速狗背上遠離熱火。
「吶⋯⋯」
「嗯?」
「謝謝。」
赤抬起頭,仍是那副萬年撲克臉。
「不要問我為什麼!」
單向的對話氣氛使綠尷尬,他賭氣轉頭,然後背上傳來另一人的溫暖。
「幹嘛?」
臉頰火熱,綠把頭壓得更低。他知道赤正和自己背貼著背。

沒回話,但溫暖得令人不想遠離。尷尬的無言變為心傳心的寧靜,綠捧著茶杯,盯住映在石壁上的火光搖曳,意識漸漸飄離,飄離至久遠的年代。那時他還住在真新鎮,在那有一個兒時玩伴,對方曾在一個月夜下,頂著一張嚴肅的臉向他表白。
「我喜歡你。」
那超齡的認真臉使此時此刻的綠,笑了。


***完***

评论
热度(15)

© 寐之薔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