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教室】算計 2 終

終於補到業的部份…累趴

同樣是課後授業,赤羽家的明顯輕鬆快樂多。殺老師掛著招牌笑臉陪伴學生寫額外作業,時而伸出觸手指正,時而飛到世界各地買來點心茶點,今天是中國甜點白糖糕和普洱茶。
「這部份完成得很棒,開始下一課吧!」
黃色生物邊翻開新製教材,邊享受學生的興奮模樣。
「先從—」「轟隆!」
先是白光,後是轟雷,授課被打斷。業感到意外地探向窗戶,
「結果晚上才下嘛,氣象局又騙人了。」
「……你怎麼了?」
「嗚嚕嚕……嚕嚕……」
被怪聲吸引,發現房間多了一隻哭泣章魚。
「怎麼會這樣……嗚……每次都是沒帶傘才下雨……嗚嗚……」
經歷一段時間的課外授課,業完全了解這話背後的意義。
「我家有多出來的傘—」「這種大雨天有—」「還有雨衣。」
哭泣章魚定格了。
「怎麼了?老師,我有說錯甚麼嗎?」
業露出招牌的小惡魔臉,開朗地坐在書桌前。
「沒有…業同學的應對愈來愈有比琪老師的影子。」
虛偽得可以的看別處稱讚。
「啊!對了,我記得老師最近搬離了河邊,找到了一間舊公寓呢!」
惡魔笑容愈發喜悅。
「怎麼了?難道公寓有什麼問題?下大雨會漏水之類的?」
「嗚嗚……不要再講下去了……」
黃色章魚抬起兩隻觸手掩臉痛哭,
「你要住下來可以,可是說好的交易呢?」
原地球生物從觸手間窺視眼前不知天高,不曉地厚的學生,活像一隻張牙舞爪的幼獅。對方卻以為自己說到了痛處。
「關於那事,你記得我說過現在不是適合時機?」
紅毛幼獅聞言馬上變臉,黃色章魚無視地站起,高大的身軀形成足以遮蔽學生的影子。
「處理過的藥劑就你現在的狀況而言,副作用太大,我絕不會幫你注射。但是—」
黃色軀體的平滑表面如沸水背面多出許多疙瘩。
「咬你一口倒是可以。」
黑髮男人雙手撐在少年椅側的扶手,氣勢滿滿地宣告。被突發狀況嚇到的業很快回過神,眉頭更皺,
「那不就是標記?」
「我可不認為beta能被標記。」
業不滿地皺眉,他可不是為了被提醒而問的。
「抱歉,但如我所講,beta並不會因為任何行為而被標記。」
「你肯定?」
尚未懂情愛的少年對標記一事盡是排斥,沒想到當中的甜蜜,只覺得束縛。
「肯定。」
「好。」
男人勾起了笑容,
「你看來便不驚訝?」
「儘管是你,也不可能靠這模樣到處旅行吧?」
殺老師偶爾會在課堂上說一些從前的經歷,可他沒想到這學生可分析出自己曾有過人型。不過他並不驚訝。
「那開始吧!」
說後,抬手揉亂小獅子的頭,果不其然,又是一臉不滿,但或因有求於人,業並沒有發難。

…………………後續有標記……不,注射劇情,但lofter說有敏感詞,全刪了,乾脆一覺醒來就天亮如何?

评论
热度(4)

© 寐之薔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