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教室】算計 2續 峯秀,業秀

「細胞生成的步驟大致如此,有什麼問題嗎?」
授課結束後,學秀在筆記上寫下學峯的授課內容,快速地閱覽,沒發覺任何盲點後搖頭。
「看起來不像喔,淺野同學。」
毒蜈靜悄悄地從學峯身後爬出,平時會馬上察覺的學秀因某些原因而未能發現。
「既然理事長有懷疑,為什麼不嘗試求我說出?」
知道自己不在狀態的學秀從課業中抬頭,勉強擺出從父親處學來的笑容。
「淺野同學,你該不會天真到認為一個會受beta小鬼訊息素影響的alpha小鬼值得我花這點心思吧?」
痛處被毫不留情揭穿,學秀逼不得已釋出訊息素對抗,此時,被氣味刺激到的毒蜈迅速前進,從腿部開始往上纏繞,這才發現牠的學秀馬上再次釋出氣味,但只更加刺激到對方。從小累積到現在的經驗都逼使學秀屈服,但alpha的天性需支配來獲得滿足,一旦成了alpha中的弱者,要翻身甚至比omega轉性成beta更困難,而且,就學秀而言,屈服還會引來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只要示弱,就是承認父親比自己強,只要承認,自己在父親心中的價值就會完全喪失,這個家也就再無他存在的必要。
「剛才為什麼跟來?」
如是平日,學秀大概會說找機會把父親的秘密公諸於世之類的話,但今天,他只打了副安全牌。
「E班好歹也是學生會成員,作為會長,前往關心課後遊蕩的學生,很合理吧!」
「既然是會長,那你應該清楚,在我這個理事長面前,學生會的權力有多卑微?」
此話如行剝皮之刑的利刃,把學秀心底害怕的事攤於陽光下任人觀賞。從前,學秀會憤怒,會反抗,但今天,他只想盡快結束此對話,即便被認為是個逃兵也好,他把注意力重投課業,但學峯未得到想要的答案前是不會罷休的。
「回答我。」
「……知道。」
學秀用力繃緊身體以防洩出顫抖。學峯得到滿意的答覆後沒再追擊,但雙眼仍似豹子緊盯獵物般注視住學秀。

情況看似平復,但很快又是一場驚濤駭浪。

變化自學秀寫完一道題時開始,學峯單純想要指出一個陳述得不夠完美的部份時,手不經意地碰觸到學秀的手背。無心之舉,卻使學秀驚跳而起,大量訊息素同時炸出。
「你在幹麼?」
被嚇到的學峯很快回復冷靜,雙眼危險地瞇起,一般而言,這已足夠控制學秀,但此次顯然不行。學秀僅是背靠牆上喘息,雙眼警戒地瞪視仍坐著的學峯。學峯俯前要了解,學秀卻想奪門而出,奈何論速度仍是學峯佔上風。被按在地上的學秀不甘心地扭動掙扎,訊息素想要發放但體內已所餘無幾。意識不清加上處處受制令學秀精神更緊繃,掙扎更劇烈。
「淺野學秀。」
全名罕有地被熟悉的嗓音發出,學秀慢慢停止掙扎,平靜地趴伏地上喘息。學峯依舊壓制住兒子,過了會都沒再被反抗才逐漸鬆開束縛。

這是alpha天性得不到滿足的典型反應。

學峯迅速回顧二人最近的相處和A班老師們的報告,奈何除了有關E班的話題變多外,他找不到有可疑的地方。為了滿足學秀的天性,他已特意安排了A班及學生會給他發揮,最近學秀的氣息的確因青春期而不穩定,但單憑那並不可能引致現今的狀況。
「淺野…學秀?」
本想叫出最常用的稱謂,但心中有什麼驅使他喊出親兒由他取的名字。閉著眼的學秀平穩地呼吸著,似是已安然入睡。因剛才騷動而生的汗水正迅速地帶走他的體溫,學峯本能把人抱進懷中,兒子身體的涼意透過衣服傳來,學峯曾感受過這種冷冽。甫閉上眼,池田開朗的笑臉浮現。學峯不再多想,為兒子拭去汗水及更衣後,把人放到床上,離開房間。

悲劇,不能再次重演。

Tbc…

评论
热度(15)

© 寐之薔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