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人與使魔 2⋯⋯?

2. 分界



小惡魔業無聊地趴在窗沿仰望。今天的天空萬里無雲,微風陣陣,熟透的果子慷慨地和世界分享自己的芳香,完全就是個出門遊玩的好天氣,但就算是茅野和她的蛇魔渚來邀他出遊,他都是一副動力欠奉的樣子,甚至連平時最愛的活動:跟死神前往授課並「不小心」造成破壞都興致缺缺。他的對手—學秀已好幾天不見蹤影。他的飼主現跑去授課,教師宿舍中什麼聲響都沒有。

「嗚啊!」

叫了幾聲當是宣洩,被叮囑過不能離開宿舍大樓的業毫不顧忌地拍拍翅膀飛出窗戶。



椚丘學院是日本國內數一數二的驅魔學院,每年都有不少人慕名而來,畢業生的就業前景理想,不少更在驅魔領域上取得亮眼成就,只是這些對生為惡魔的業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他和學秀差不多,都是校內教師在完成政府分配的任務時遇上的惡魔。他還記得那個晚上,一隻變幻魔不知怎地闖進市內的實驗室,他基於好奇跑去湊熱鬧,到達時卻只看到漫天塵霧,不時閃現的觸手和強光。他沒為好奇心送命的無知,雖然想更加靠近,但他僅是躲在高處的天花板夾層內窺看。好不容易才辨認出迷霧中是一個男人和數不清的觸手在對峙。業緊張地看,突然,男人看向他躲藏的方向。



業這輩子都忘不了那眼神。



待一切塵埃落定後,一個有點狼狽的黑髮男人笑眯眯地和他打照面。

「沒受傷嗎?」

當時,那個男人這樣說。



業飛進教師宿舍後的森林。作為學院的統治者,淺野學峯沒和其他教職員同住於教師宿舍,而是住在森林中湖旁的小屋裡。早就認清路途的業不消多久就到達了淺野家,他先用尖銳的指甲在玻璃窗上畫個圓,然後輕輕一推,一片圓形玻璃落地後應聲碎裂。業熟悉地扳動窗戶開關,俐落地鑽進去。甫落地,一陣似有還無的香氣就撲鼻而來。業曾跟死神出過無數次任務,他知道這香氣代表什麼,一隻發情中的惡魔。仔細聞嗅,一隻發情中的魅魔。抱著警戒和更多的好奇,業小心地在陌生又昏暗的宅第中移動,最後停在一扇楬色木門前。源源不絕的芳香已告訴他另一頭有什麼在等待。思索過後,業仍是敲響了門。咯咯兩聲,一陣輕吟傳出。

「喂!你還好嗎?」

門後的人似乎回了什麼話,但過於模糊而使業沒聽懂一個字。

「我進來了。」

這次傳來的是較大的聲響,聽來似是咆哮。雖被阻止,但業的直覺促使他轉動門把。果不其然,更強烈的香氣撲鼻襲來。

魅影是一種天生能改變外形的惡魔。成年後的魅影擅於化身為不同種族的模樣融入該社群吸食生命力為生,其精細程度甚至能使下一代長有該族群特徵及散發出能吸引對方的費洛蒙,只是這些都不是剛步入青春期的學秀能做到的。這時期的魅影該是在母親的保護下學習如何調適體內急劇的變化和各種變形技巧,以準備迎接接下來近乎無盡的成年期。

「喂喂,這是怎樣?」

門的另一邊是一間睡房,一個巨大法陣在其中肆意地散發著詭異的紫光。看到業的身影,學秀不滿地撐起上身,徒勞地咆哮。業沒笨到想碰觸淺野學峯的魔法陣,但仍盡可能地湊前。學秀徒勞地在鋪有瓷磚的地板上抓刮,他臉色緋紅,氣息不穩,樣子令人不得不憂慮他會不會下一秒就倒下不起。法陣圈出的範圍連供學秀轉身也難,但憑剛才學秀的幾下動作,業就覺得室內的氣息更具攻勢性了。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業沿著法陣走了一圈,沒嘗過的挫敗感使他煩躁。

「出去!」

慣常用語也說得吃力,業沒天真到以為找淺野學峯就可以解決事情,畢竟這陣式沒可能是別人設置的。

「要我找碧琪老師?」

碧琪和學秀同是魅魔,在一次驅魔行動中和校內導師之一的烏間惟臣對上,之後就是持續至今的妾有情,郎無意戲碼。但大概真的很不舒服,學秀頭搖一搖後再次整張臉貼到地面,似是希望瓷磚的冰涼能替自己緩解無處可去的燥熱。

「嘶!」

一聲電擊聲使學秀揚起眼,因靠太近而被傷到的業臉上有類似燙傷的紅印。

「笨蛋。」

吐出嘲諷,學秀費勁地轉過頭面向業,臉上是慣有的高傲。

「你什麼時候才能出來?」

「我不知道。」

說到這點,即使是學秀也無可避免地失落起來,他再次用臉磨蹭地板想要使自己舒服點。這次,幾不可察的腳步聲驚動了他,學峯回來了。顯而易見地,業沒比他晚太多發現事實。沒多說一句,小惡魔縮成幼貓體型,輕巧迅速地飛到衣櫃上方的陰影藏身。

會在這屋子走動的也就只有淺野學峯一人,他直接步進房間,一臉冷笑。

「還真狼狽呀,淺野同學。」

被發情期消耗不少精力的學秀不甘示弱地朝他狠瞪,但不痛不癢的示威自是得不到一點效果。

「已經到了要朋友安慰的地步了嗎?」

學峯眼梢上揚,自知被發現的業趴到櫃沿,故作輕鬆地反駁。

「我只是路過。」

「既然這樣,赤羽同學你還是快點離去吧!魅魔性息素的影響可是不分種族的。」

察覺他還想說什麼,學峯揚起他的標準笑臉,冷而恐怖的氣息使自認天不怕,地不怕的業也打了個寒顫。他反射性瞥向學秀,側躺在地的學秀費力地朝他點點頭,表示同意學峯的說法。



業從窗戶離去的身影消失後,學峯轉回沒移動過的學秀,只見後者仍是一樣的動作,一樣的神情。突然,圍在學秀身邊,限制他自由的法陣無預警地消失,在學秀理解以前,施法者已轉身離開房間,並關上房門。學秀本想追上,但那關上的門顯而易見地點出學峯沒要和他討論的意思,一如既往。回頭看向尚趟開的窗戶,學秀很快便明白到對方的真意。



在年輕的魅魔以明月為背景,劃過天際時,他並未注意到一個黑髮男人正微笑著站在離淺野家不遠的森林邊緣,和一隻小惡魔目送自己。

「他要去哪?」

還未迎來第一次發情期的業不解地問,在學園裡,學秀是唯一在文武兩項皆能和他匹敵的對手,雖然打死不承認,但如果學秀永遠離去,失落絕不會忘記找上他。

「耐心點,你早晚會明白的。」

死神臉上的欣慰神情使業彷彿舔到了未熟的梅子般,不知如何化解這股不滿的他賭氣地縮成小貓大小,熟練地咬向對方的脖子,使剛入夜的林中平添一聲尖銳怪叫。


TBC ? The End ?

评论(1)
热度(21)

© 寐之薔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