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教室】育貓日記3 殺業 峯秀

完全亮透的湛藍天色精神飽滿地向大家道安,慵懶的雲朵像是一個又一個在通勤路上打盹兒的歐巴桑般無力地飄浮。透明潔淨的玻璃如實記錄下眼前的情景,一雙黃銅色瞳孔在其身後以看不出感情的樣子安靜地觀察著一切。拜擬人技術所賜,本是雙手能抱住的阿比西利亞貓現擁有了一具十五歲少年的身體。一歲又兩星期的業身型高瘦,一頭紅髮上有雙同色貓耳,細長的尾巴不時擺動。他只顧看著窗外,對室友們的興趣不大。突然,赤紅色的貓耳左右顫動,然後次品區的大門被打開。
「早上好呀!各位!」
學藝未精的喵喵聲和熟練程度不一的「殺老師」聲此起彼落。黑髮男人擺出一臉傻樣地逐一撫摸大家。
「渚同學,不要這麼見外嘛!」
驚慌的貓聲響起,本來道安後就繼續在本子上練習寫字的藍耳少年因難為情而滿臉通紅。渚是一隻灰藍色英國短毛貓,但奈何一直長不出臉頰兩旁的腮肉而被「棄置」於此。即使擬人成少年體型仍屬瘦小派。幾經努力,渚好不容易掙脫開來,但馬上又被撈回去。
「渚同學,女生喜歡主動的男生了。」
「喵喵!」
努力抵抗的結果就是一連串久未出現的貓叫聲和更多的搓揉。
業記得昨天男人說過今天有想要領養渚的姐妹來訪。

為了公司聲譽,次品部的貓咪一概只供認養。自被變成這副模樣以來,業的純種血統就不知吸引了多少認養者,但全被男人以尚未能適應居家生活而婉拒。因為是免費領養,公司亦全權交由殺老師負責,所以至今都沒因此而衍生出什麼問題。

「哼!」
看著渚奮力掙扎的狼狽模樣,業冷哼一聲後翻身,趴在改良過的貓樹上旁觀。似是動作聲響引起男人的注意,殺老師停下動作抬頭。
「業同學,早安。」
再次翻身背對。
「業同學,要做個有禮貌的孩子喇!」
男人舉雙手嘟嘴抗議的模樣令業想起一種在繪本中看過的海洋生物。
「章魚。」
「咦?」
仍顯得生硬的發音使男人花了些時間理解。
「業同學!」
懶得理會,業乾脆躺平,昂頭環顧房間,任由男人咕嚕著他是個沒禮貌孩子。

因為是不被期望的貓兒,所以只有最基本的生活設施。數量不足的軟墊,殘舊的瓦楞紙,繩子要掉不掉的磨爪柱,黏滿貓毛的貓樹,幾個小球,長期放置的乾食和飲用水,所謂的一天一次濕食也只是隨手丟在門口的程度。大家都衣食無憂,卻寂寞怕人得很。即使知道開門者是要放下濕食和清潔砂盤,每天定時響起的開門聲作使眾貓咪畏懼而紛紛縮於角落。這是業被隔離前的生活。當然,他沒像其他人般表現卑微,但一次比一次嚴重的攻擊行為,被強行鎮靜隔離也只是剛好而已。

持續的無聊感使業感到鬱悶,他隨意擺動垂在平板邊緣的尾巴,目光不自覺地落到窗外的世界。室內的安穩已快把他逼瘋,所以他對身後觀察自己的視線絲毫未覺。

中午後,一室安靜。聽到熟悉的腳步聲靠近身後的大門。已在貓平台上呆一上午的業優雅地翻身落地。
「業同學,中午好。」
你掛笑臉,我就給你直視。
「去散步吧!」
「好吧!反正無聊。」
因常講而異常流利的句子。業故意裝出沒興趣的樣子聳肩,並快步越過要帶他出去的男人。只是他沒意識到身後豎得筆直的細長貓尾已把自己出賣個徹底,在他身後的殺老師還因此笑得欣慰。

無機的機械運作聲,冷白的室內裝潢和匆忙走動的科學家們是椚丘的科研部常景,今天亦不例外,但仍是有點異於平日的事發生。在科研部的盡頭有一扇金屬門,穿過它是一個設有接駁橋的平台,台上是各式各樣,閃爍不定的監測儀器。如此耗財的設備全是為了居於平台下方的學秀而設。每個科研人員都知道理事長極度關注學秀的成長,甚至在成功牠擬人後變本加厲(想當然爾,沒人敢想像擬人失敗的後果。)。

今天,下層是幽暗的林地景色。獰貓能在多種環境生存,隨住年紀增長,學秀愈發喜歡能提供更多掩護的場地,亦愈來愈擅於躲藏。其中一個原因,眾人都心知肚明。說時遲那時快,下層和外面連接的閘門打開,知道是誰的學秀不高興地離開溫暖的日光,躲進茂密的林木間。淺野學峯踏進門後,場內就只剩模擬蟲鳴鳥叫的背景音在迴響。 在學秀滿一周歲,領地意識完全發展成熟時,淺野學峯就頻繁,卻不定時地闖入這空間。畢竟沒經過多代的馴化,學秀作為一隻野生動物,求生本能仍十分強烈,加上學峯的故意安排,一歲以前都只有自己的區域,自自然然地被學秀視為私人領地。儘管可和學峯在家中和平共處,但此處仍是專屬於他的。只是,多次咆哮不果後,學秀就像放棄般,每每聽到開門聲就先一步藏進陰影—
「你踩到樹枝了。」
尋找出擊的時機。
「理事長,學秀的壓力指數升高了。」
其實自學峯採取這行動後,學秀的指數就一直高於指標,研究人員的領導岸本先生曾多次要求他停止,但全數無功而還。
「我知道。」
每個晚上都和獰貓處於一屋簷下的學峯甚至已想像出領主因力有不及而憤怒低吼的臉容。
「出來。」
幾秒的等待,幾聲的窸窣,身穿白襯衫和灰色西褲的學秀從林中的陰影步出,臉上是如學峯猜測的怒容。
「不想我進來就打贏我吧!小貓咪。」
輕視意味十足的話語引起獅吼,但因是小型貓,能發出的只是一般的哈氣聲。【應該有可信度的小科普:除了獅子、老虎這類大型貓科能獅吼,其他只能哈氣。】
「坐這裡。」
學峯坐上學秀剛倚住照日光的岩石,打開他的平板電腦。他用下巴比了比身前的沙地。看平板是學秀最愛的活動之一,每次看到和外界有關的影片時,他總是聚精會神,兩隻尖耳各自轉向左右喇叭,容不下一點打擾。故意賭氣忽視男人的指示,爬上石頭的另一端坐下,並不服輸地回瞪男人的目光。未幾,一陣寒意從淺野學峯身上冒出,寒意化成一條紫黑色的毒蜈蚓往學秀身上纏繞,瀕臨窒息的感覺使後者冷汗直冒,但貓科天生的任性支持著他。突然,一陣冷霧在他鼻前擴散。
「咳咳咳!」
猛烈咳嗽後,學秀才發現男人不知何時拿著一小瓶噴霧,小巧的瓶身上畫有幾個橘色柳丁。
「嚇!」
裂嘴威嚇,但往後下壓的耳朵把恐懼表露無遺。
「回家再說。」
丟下這句,男人以優雅如豹子的姿態離開房間,沒半點瞥學秀一眼的意思。


Tbc?
评论
热度(24)

© 寐之薔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