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教室同人】父子—父親 [峯秀]

在車上言語暴力了幾個回合,被二人初次交流而嚇得膽顫心驚的司機就在瀕臨超速的邊緣把淺野父子送回大宅。和單純地享受與父親「打趣」的學秀不同,椚丘中學的理事長可是有認真思考往後的路,邊想著因和自己交流而表情放鬆的兒子仍太嫩,邊回憶著自己小時候父親的作法。

「回來了?」
淺野學峯記得自己總是會回父親「嗯,我回來了。」,然後就死巴著他說那天發生過的趣事。與自己相似又相異,他的父親嚴厲又和藹,該稱讚時稱讚;該責罰時責罰,他曾思考過,如果父親從沒對自己慈愛過,自己仍會因池田同學的離世而悲傷嗎?

久久沒得到回應,掛好西裝外套的學峯回頭查看,卻意外看到自家兒子罕有地坐在玄關脫鞋子,要知道平時都是甩掉後再彎腰擺好的。學秀紅透的耳尖告訴了他答案。按照學峯自幼灌輸的禮儀教育,學秀絕對清楚現在應該以什麼話回應,但從未出口過的話語,說起來是這麼令人害羞。正當學峯笑著盤算如何以此為把柄時,總算脫好鞋子放好的學秀站起身,快步經過自己身邊時,一句幾不可聞的「我回來了。」像鹽巴融化冰雪般,逐少逐少地剝去淺野學峯多年的防衛。

是夜,學秀並不知道自己入睡後,父親曾進過自己的房間,什麼都沒做,單純地坐在床邊注視捲縮著睡覺的自己,亦不知道自己因父親的輕撫和晚安語而放鬆了緊繃的神情和父親因此露出了溫柔的微笑。

淺野學秀是淺野學峯的實驗品。

經歷池田自殺一事後,淺野學峯以變態的速度提升自身能力,與此同時,他透過人脈尋到代理孕母。十個月的懷孕期甫過,學峯就和那女性沒半點聯系,兒子也理所當然地交由保姆照顧。一次,學行期的學秀想要踏上樓梯,想當然而,連平地都蹣跚蹣跚的幼兒只有跌倒的份,聞得哭聲而趕來安撫的保姆十分鐘後就被學峯解僱,速度快得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該刻湧上心頭的恐懼。他不想兒子經歷自己那時經歷的撕心之痛,卻忘卻了當時無聲伴在自己身邊,令自己得以跨過,和父母的回憶,亦忘記了在無數個夜裡,筋疲力竭的自己因學秀無意識的擁抱,無瑕的睡臉而重新振作的日與夜。

不知是多次輸給E班而產生的效果,還是小孩與生俱來的接受能力,在學峯說了幾天的「我回來了」道了幾聲晚安後,學秀的轉變令他訝異。

先是把功課、課本挪到進門就看到的餐桌上完成和溫習,然後是不論多晚,都在車內邊學習邊等待學峯一同回家。
通勤及用餐時愈發主動告知的學園生活。
說到興起時,和其他學生愈發相似,屬於十五歲孩童應有的表情和活潑。

倒不是說變了個人,經過多年培育而養成的個性和習慣仍是根深蒂固,像是不時強調要為父親套上項圈這種,但無可否認,學秀的變化出乎學峯的意料。原本想過是否該回到從前,但多年缺乏父愛滋潤而乾裂的心在得到零星贈予後,馬上長出片片綠洲,除了個性上的變化外,學秀的學習能力也有進一步的提升。雖然尚沒有考試結果測量,但在家中私人授業時,學峯明顯感受到兒子吸收力的改變,好的改變。授課後必會出現的學園生活分享告知了他原因。一次家中授課後,學峯體內湧出一股衝動。
「學秀。」
經過一個多月的適應,學秀已不會因父親直呼其名而臉紅耳赤,這是後者覺得小有可惜的地方。
「嗯?」
「過來。」
面對坐在椅子上張開雙手的父親,學秀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但仍是聽話走近。

懷中的身體僵硬至細微地顫抖。
「多吃點,瘦弱的奴隸沒利用價值。」
「你是老人癡呆?忘了是我要給你套上項圈。」
習慣的對話多少起了安撫作用,學秀稍稍放鬆下來,但仍是不時抖顫。十五歲少年獨有的乾淨氣息從脖子處飄來,多年的禁慾生活使慾望變得明顯。表情暗下來的學峯先一步把兒子推開,學秀馬上露出如獲大釋的神情。

一個星期日晚上,學秀吱吱唔唔地要學峯和他到一家高級餐廳用餐。那是學峯最喜歡的一間餐廳,他自問從前沒透露過,不知學秀是從何得知。一等一的美景色,一等一的食材,一等一的大廚,理所當然伴隨著一等一的價格。服務生端著賬單前來時,學秀早一步遞上自己的提款卡,沒學峯三分一的存款,但付這賬單仍是綽綽有餘。
「喔?今天是怎回事?是想以此巴結我,再為我套上項圈?」
雙手交疊的學峯表情歡悅地問,
「囉嗦!」
學秀激動地撇頭,毫無自己連耳尖都紅透的自覺。

回到家裡,學秀先一步摸上燈制,但待學峯就著從窗戶透進的月光掛好大衣,客廳仍是漆黑一片。
「到底怎麼了?」
略不耐煩的聲音使學秀抖了一下,幾個模糊音節若有若無。
「淺野同學?」
久沒在家被這樣稱呼,學秀又是一個激靈。他感覺到纏在父親身上的毒蜈蚣漸漸爬上他的腿。
「父親節快樂!」
大喊一句後,學秀頭也不回,飛快地躲回位於二樓的房間,獨留被震撼到的學峯在原地。

淡白的月光溫柔地照映著床上未眠的少年,一夜輾轉,無數次的反側仍是難以入睡。突然,喇叭鎖被解鎖的清脆聲響起,比起發難,學秀選擇躲進棉被裝睡。入來的人只可能是和自己同一屋簷下的淺野學峯。
「睡了嗎?」
沒答話,但答案對二人來說都顯而易見。
「晚安,學秀。」
隨著父親走近門口,學秀的身體亦慢慢放鬆。怎料,腳步在門檻處停住。
「還有,謝謝。」
學峯離開了房間。

學秀從床上翻起,臉上一片滾燙,盯住關上的房門良久才再次縮回被窩。
「我一定要為你套上項圈!」
少年在蒙頭的被子中起誓。

评论(8)
热度(79)

© 寐之薔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