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赤綠】原點。終結

可單獨食用,可當自然的幸福的一章。

黑色鳥影掠過白銀山山頭,天籟般的鳴叫被狂風吞沒,如同身影消失在山頭間。
「辛苦了。」
綠感激地搔抓比雕的臉頰,從小就跟著他的飛鳥型神奇寶貝愉悅地鳴叫,高速飛行後的體溫化成一陣陣白煙混入風雪。收回比雕,綠轉身看向山頭另一端,剛才在雲端上瞄到的對戰仍未結束,手⋯⋯不自覺握成拳。
「咪?」
未被寒冷困擾的伊貝擔心地抬頭,綠努力朝牠扯起笑容。遠方一陣黃光閃起,皮卡丘的招牌招式。懷念感使綠濕了眼眶。

闊別多久了?四年?五年?偶爾有一兩通電話,但都是無關緊要的,而且是奈奈美前來道館探訪時擅自撥號的。唯一一通沒外人干涉的那通是赤作主動,告知綠自己輸了。
「笨蛋⋯⋯」
山壁後又是一次炸裂,...

【pm 赤綠】自然的幸福

1. 炎熱的白天

阿羅拉的白天總是炎熱的。
裸著上身的赤從冰箱取出水瓶,為自己倒了杯冰開水。一飲而盡後,從櫃子取出綠茶茶包,先倒點熱水,泡開後再加入冰水和冰塊。淺嘗一口,完美。

回到房間,電扇前的木地板上,伊貝正以大字型趴在同姿勢,只套著便衣短褲的飼主肚皮上。
「喀。」
冰塊因杯身移動而發出聲響,頰上冰冷的觸感使綠睜開雙眼。
「謝了。」
涼風從窗外滲入,冰涼的液體滑進喉嚨,透心涼。
「今天有想要做什麼嗎?」
赤躺到電扇前,以行動代替回答。與此同時,他的好伙伴比卡丘伴著一身草屑從窗外跳了進來。
「皮卡皮卡!」
赤抬身示意他前來。
「那晚上再出門吧!」
看著電氣鼠綣縮到勁敵身旁,綠笑了笑。

微風陣陣,冷飲透涼,寫...

【pm 赤綠】月夜。月下。月色

標題無能,h苦手……
其餘文蝸牛更…

這夜是月圓,野生鬃岩狼人的鳴叫偶爾飄蕩空中。阿羅拉的風永遠帶著大海氣息,這特色在寧靜的夜裡更顯突出。
「呵欠~」
窩在主人腿間的棕色毛球打個呵欠,擺動下毛茸茸的大尾巴後,又趴下回到睡鄉。穿著寬鬆便衣的綠伸手摸了摸伙伴。
「咪…」
濃濃的睡音,綠寵溺地笑。視線重新回到手上的阿羅拉圖鑑本,比對從爺爺處得到的全國圖鑑,儘管有相同種類的精靈,但經歷多個世代,已因地域差異演化出截然不同的生態。精靈這種多樣性正正是吸引綠的地方。

門外傳來漸近的腳步聲,從答答、答答的聲音分析,來者並未把身體擦乾。
「比卡比卡~」
體重其實不輕的黃色電氣鼠跳到床上,元氣滿滿地試圖喚醒棕色的小伙伴。...

孔保 孔保 孔保

天呀!
看到最新一話今天魔
從開始就萌上孔保的我膝蓋已贈作者,
官方孔保呀!!!

圖可到貼吧看最新一話,忘了⋯⋯2016年7月號@@
我火星了?
沒關係,已燃XD

曾經的青春…
曾經以為清風永遠都在…
不知道大家跑哪了?
感覺到耽美圈的世代交替,
文青一下。

清風已不在,
唯有夢依舊。

【暗殺教室】算計 2 終

終於補到業的部份…累趴

同樣是課後授業,赤羽家的明顯輕鬆快樂多。殺老師掛著招牌笑臉陪伴學生寫額外作業,時而伸出觸手指正,時而飛到世界各地買來點心茶點,今天是中國甜點白糖糕和普洱茶。
「這部份完成得很棒,開始下一課吧!」
黃色生物邊翻開新製教材,邊享受學生的興奮模樣。
「先從—」「轟隆!」
先是白光,後是轟雷,授課被打斷。業感到意外地探向窗戶,
「結果晚上才下嘛,氣象局又騙人了。」
「……你怎麼了?」
「嗚嚕嚕……嚕嚕……」
被怪聲吸引,發現房間多了一隻哭泣章魚。
「怎麼會這樣……嗚……每次都是沒帶傘才下雨……嗚嗚……」
經歷一段時間的課外授課,業完全了解這話背後的意義。
「我家有多出來的傘—」「這種大雨天有—」「...

【暗殺教室】算計 2續 峯秀,業秀

「細胞生成的步驟大致如此,有什麼問題嗎?」
授課結束後,學秀在筆記上寫下學峯的授課內容,快速地閱覽,沒發覺任何盲點後搖頭。
「看起來不像喔,淺野同學。」
毒蜈靜悄悄地從學峯身後爬出,平時會馬上察覺的學秀因某些原因而未能發現。
「既然理事長有懷疑,為什麼不嘗試求我說出?」
知道自己不在狀態的學秀從課業中抬頭,勉強擺出從父親處學來的笑容。
「淺野同學,你該不會天真到認為一個會受beta小鬼訊息素影響的alpha小鬼值得我花這點心思吧?」
痛處被毫不留情揭穿,學秀逼不得已釋出訊息素對抗,此時,被氣味刺激到的毒蜈迅速前進,從腿部開始往上纏繞,這才發現牠的學秀馬上再次釋出氣味,但只更加刺激到對方。從小累積到現在的經驗...

測試

測試…2

測試都成功,文卻發不到……字數限制嗎?T T

明天起來,文都沒出現就把發到的調公開吧……

失望

久未用lofter……
打了差不多三小時的文……
發失敗……
連這抱怨文的原文……
都是發失敗……

灰心……

想要更新……
打了差不多三小時的文發完,
一句發送失敗就都不見了T_T
已經不是第一次……TT_TT

1 / 3

© 寐之薔薇 | Powered by LOFTER